Data is wonderful!

新闻

中国“芯”之父邓中翰:他终结了中国无“芯”历史

  颜值颇高,身形高大,步履轻快,言语亲和,在科学家队伍里出现的邓中翰特别抢眼。这张充满朝气的年轻面庞,是中国最年轻的院士。

  更让人赞叹的是,他被称为“中国芯之父”,他将自主研发的数亿枚芯片打入国际市场,彻底结束了中国无芯历史。他所创办的企业,如今成功占领了全球计算机图像输入芯片市场60%以上的份额,位居世界第一。

  有人说他是中国无“芯”历史的终结者,邓中翰微微一笑,前面的事业远不止此,2016年,围绕新一代人工智能技术,他们研发出了一款芯片“星光智能一号”,具有深度学习的神经网络处理器,而今年将发布能耗更低、运算速度达到第一代16倍的“星光智能二号”。

  “未来,没有芯片的安全就没有信息的安全,也就没有国家的安全。”邓中翰向记者吐露:“我们希望能真正从过去的跟跑、并跑,走向领跑。”

  文、图/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杜安娜

  邓中翰在书写一段传奇,只是这位传奇的主人公一直“浑然不觉”,每当遇到外界的褒扬,他总是保持着一副“当之有愧”的谦逊。

  他是最年轻的中国工程院院士,41岁新增入院士名单,刷新了工程院院士的年龄线。

  他曾在美国国际商业机器公司(IBM)工作,负责超大规模CMOS集成电路设计研究,并提交了多件美国发明专利申请。

  求学阶段,他是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建校130年来第一位横跨理、工、商三学科的学者。

  认真劲敲开伯克利大门

  从小在南京长大的邓中翰和所有同龄的男孩一样,喜欢科学,崇拜科学家。这种天然的喜爱和当时“学好数理化,走遍天下都不怕”的时代理想下,邓中翰考入中国科技大学地球与空间科学系就读。

  邓中翰的认真和“钻”劲很快引起了老师的注意。大二时,在一次物理课上,胡友秋教授讲解关于电磁学的一道题,邓中翰认为老师讲错了,一口气将自己的想法和五种试验方法写了8页稿纸,投到胡友秋的信箱。没想到这一“冒犯”之举,得到了老师的赏识。胡友秋将他推荐给黄培华教授,自那时开始,一个大二的学生就开始走上了科研之路。

  在1992年,一个中国学生能获得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物理系的录取是罕见的事,不过,发生在邓中翰身上,大家觉得一点也不奇怪。在这个产生诺贝尔奖大师最多的高校里,邓中翰感受到硅技术和信息技术最前沿的冲击,他决定选修与自己专业有一定距离的电子工程专业。面对学校对他“知识结构有欠缺”的担忧,邓中翰闭门苦读,最终以全A的成绩顺利拿下到电子工程博士学位。

  1997年,邓中翰结束了学习生涯,来到硅谷自主创业。上天对邓中翰似乎格外优待,他创办的一家研制高端平行数码成像技术的公司很快获得了成功,公司市值顶峰时达到1.5亿美元。看起来,他已经实现了富裕而安逸的美国梦。

  就在这时,邓中翰遇到了祖国科协主席周光召,他向邓中翰提出了一个沉甸甸的问题,“中国半导体工业可能要走一条新的道路才行,你想想看,有什么好的办法。”听完介绍,邓中翰意识到:作为电子信息领域的核心,中国的芯片技术必须发展起来。

  一种时代赋予的责任感让邓中翰心中为之一动。1998年,在一次中央领导的座谈中,邓中翰汇报了关于企业创新发展的大胆见解,他提出在中国科技体制下,不能仅仅靠国家实验室的方法来创新,还要建立起支撑创新的产业,通过产业来推动国家的创新发展。

  他的报告得到了高度赞赏,前方的路豁然开朗。1999年的7月,邓中翰正式踏上了归国创业之路。

  打破中国“无芯”历史

  回国创业落户中关村,接下来一系列实际的问题迎面而来。万事开头难。公司成立不久,就遇到了一些让邓中翰颇为费神的事:“为什么注册公司要先有办公室?为什么招聘的清华毕业生需要北京户口?”

  到了1999年冬天,办公地的暖气不足,而且下班之后暖气就停了。初创企业,节约为本,邓中翰想着省一省,熬过这个冬天就好了。到了2001年,账面上真的只剩下100万美元,资金断流的危险即将显现。经过反复权衡,邓中翰和几位创始人狠下心,决定用他们的个人存款、房产和股票抵押给银行贷款。

  除了资金“断流”,邓中翰还面临人才“断流”,当时,国内几乎找不到有经验的芯片设计人才,邓中翰不得不亲自上阵,到清华去兼任教职,培养芯片人才。

粤ICP备15093350号-1